<<返回上一页

那些离奇死亡与消失的高管们

发布时间:2019-05-08 10:16:01来源:未知点击:

5月23日晚,刚刚上市3天的万昌科技发布公告称,其董事长高庆昌于当日逝世,公司方面对高庆昌的死因语焉不详在公司公告发布一个小时候后,《时代周报》经济部副主任姚海鹰即在其个人实名认证微博上透露,高庆昌系23日凌晨在自家住宅23楼坠亡,且“落地惨状异常……其死亡有诸多疑点待查”随后,关于高死因的猜测风起云涌,代持疑云、新老万昌之争等痛处被一一触及 一片混乱的猜疑声中,旁观者尚在为资本市场的“两只蝴蝶”品头论足的温度骤然下降人们不得不再次正视一个老问题,近年来,公司高管自杀、失踪、英年早逝的消息不断传出涉足资本市场已然成了一个高危行业那些站在财富顶端的生命似乎有时显得格外脆弱 “抑郁”还是“被抑郁” 自万昌科技公布董事长离世的消息后,万昌科技的估计于5月24日、25日分别下跌了6.84%、5.56%公司方面表示,经半数以上董事共同推举,现阶段董事长日常工作由董事、总经理王明贤先生代为主持,公司将在近期召开董事会选举新任董事长而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王明贤正是高庆昌的女婿 对于高庆昌的死因,淄博市金融办方面表态称,已经认定高庆昌之死非他杀,且高庆昌长期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对于这一说法,一位资深投资人士表示,上市是一件需要极大激情的事情,难以想象一个患有严重抑郁症的董事长是如何推动一家公司上市的此时难免让人想起香港艺人张国荣跳楼身亡后,冯小刚曾表示,敢于这样去死的人,必然有莫大的冤情 而高庆昌已不是资本市场奋身一跃的第一人 2008年,涌金系掌门人魏东在留下了一张没有签名没有日期的诡异遗嘱后,一跃身亡有关魏东的死因亦是强迫症、抑郁症 可在旁观者看来,无论是魏东还是高庆昌,能够站在经济体制变革的风口浪尖,在各种清晰的或是隐晦的利益网络中纵横捭阖,甚至从人性的弱点中攫取新的商机,其见识及心理承受能力恐怕都要胜普通人几筹,却为何纷纷被抑郁症逼到了要奋身一跃的地步? 英年早逝背后: 高管英年早逝,在资本市场业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对于此类事件,公司方面往往都不愿提及已逝高管的年龄,只是虔诚地表示,对已逝高管作出的贡献深表感谢而一旦这些高管尚在年富力强之时的真相为外界所察觉,积郁成疾还是积劳成疾的猜想就不绝于耳 2011年4月21日,年仅51岁的兴民钢圈)董事长王嘉民逝世,公司股价也一度萎靡不振数日后,山东证监局向辖区内上市公司下发监管通报,要求公司建立健全高管健康管理制度 而这份公司高管的英年早逝名单可以拉得很长,2004年,38岁的浙江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瑶患肠癌逝世;2005年9月,38岁的网易代理首席执行官孙德棣猝死;2006年,37岁的上海中发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南民患急性脑血栓逝世;2008年,52岁的*ST北生公司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何玉良因病突然去世(彼时坊间有消息称,何玉良是因公司内部纠纷而延误了治疗,其病情迅速恶化也因受到了情绪的影响);2008年7月,39岁的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生瑜患心脏病逝世;2009年,59岁的悦达投资公告董事长胡友林先生因病辞世;2010年,56岁的徐工机械副总裁56张玉纯因病去世…… 而记者查阅公开资料发现,这些因病去世的高管们,罹患心脑血管疾病、肝部疾病的占据了大多数,其中不乏部分猝死者一位医学工作者告诉记者,此类疾病多与长期的饮食、休息不规律息息相关,此外,心理因素也是上述疾病的重要成因 “死而复生”一族 除却英年早逝与奋身一跳者,上市公司高管还曾上演过“死而复生”的一幕 2009年1月,力诺太阳实际控制人高元坤神秘失踪公司随后发布公告称,在向控股股东力诺集团征询后,经过多方努力,仍无法联系到公司董事兼实际控制人高元坤,公司也没有得到任何部门与此有关的通知在此后的9个多月中,力诺太阳与高元坤失去联系作为一种客观现实一直保持不变,而坊间却一度流传出高元坤逝世的消息 直至2009年9月,力诺集团才发布公告称,前期因个人原因无法取得联系的公司实际控制人高元坤已于9月16日回到力诺集团工作,但力诺太阳此前筹划的重组方案却由于实际控制人9个月的缺席草草收场 而中山公用此前的董事长谭庆中、总经理郑旭龄也于2010年6月上演过双双失踪的一幕,而对于双方失踪的原因,公司方面彼时只是含糊的表示其暂时不能履职直至一个月后,公司发布公告称两位高管已经分别递交了辞呈事后有消息人士透露,两高管是因涉嫌内幕交易案件而被调查,才上演了“双失踪”的一幕 过往的一幕幕资本往事让旁观者唏嘘不已,可眼下我们身临的大背景却是公司上市融资的密集期,每天都有更多的公司高管摇身变成资本市场的风云人物记者梳理此文无意提及过往的痛楚,惟愿后来者能以前者为鉴靠近资本,